作者:陆幼青

好容易在五月的江南游历,

却总是雾茫茫雨蒙蒙,

使美丽的江南增添了一层神密的面纱。

尽管在风雨中,

却怎么也抵挡不住江南对我的诱惑,

我依然冒着滂沱大雨,

倘佯在江南古镇。

似乎因了这雨,

江南更显朦胧和妩媚。

远看那小桥流水人家,

淡淡地罩上了一层薄纱,

好似一幅水墨丹青;

粉墙黛瓦被柔和的远河缠绕,

那线条优美得连人体写真也自叹不如。

飘飘的雨丝在风的吹拂下斜斜地滑落,

把小镇装点得更加古朴和清幽。

站在江南的小桥上淋着江南的雨,

尘世的喧嚣和心的杂念都顺着雨水滴落,

顺着那运河流向远方。

头发淋湿了,

衣服淋湿了,

鞋也灌满了水,

可心却十分地快畅。

烟雨中的江南古镇,

远看水乡飘渺,

近听雨落无声。

雅致的园林,

在雨中仍是那么气宇轩昂,

细致精妙的砖雕石刻、曲桥回廊、假山荷池更是野朴成趣,清新自然。

踏在幽幽的古镇小巷里,

踩在清清亮亮的麻石路上,

闻着小摊上飘来的油香,

听着吴越软语那悠扬的叫卖声,

流连在这古镇,

思古之情油然而生,

怎不叫人心醉,

怎不叫人心牵?

该走了,

可多情的雨仍下个不停,

江南人留客不说话,

只有小雨沙沙地下,

好像对着我说:“留下吧!留下吧!”江南的雨多情,

而雨中的江南更是爱意绵绵,

她又像一个温柔美丽的绣娘,

用雨丝织出了江南两岸的绿,

织出了江南的春,

织出了江南那如画的水乡风情;

她又用情丝绣出了江南如诗的韵,

绣出了江南幽雅的姿彩和一代一代江南人如水的柔情。

我真的不舍,

舍不下江南,

舍不下江南的雨,

更舍不下这多情多彩、如诗如画的烟雨江南。